导航

在古代 日本嫖客裸身进出妓院
点击数:109次  更新时间:2019-05-05 10:45

银川助孕

 

  一八二三年从荷兰远赴日本长崎,在商馆担任医师达六年的的西伯特,前往江户谒见幕府将军时,在江户近郊见到全裸的嫖客自由进出妓院,在古代 日本嫖客裸身进出妓院不禁哑口无言。他在著书“江户参府纪行”中指出,在日本,妓院如餐馆般,同是日常生活的必需品,白天公然进出于妓院和进出于咖啡厅般。

  “情色日本”从表面上看是日本社会缺乏是非判断力,得了道德败坏症,但从历史来看,日本人是不避讳谈性的,关于性的话题,不是什么见不得光的问题,对于这个民族来说,用身体换取金钱,这不是什么大是大非问题。

  关于日本人的“色”,曾看到过这样的考据:在日本奈良时代,“色”只含有色彩和表情两层意思;到了平安时代,又增加了华美和恋爱情趣的内容。因此“好色”只是一种选择的行为,并不是像“色情”那样将性扭曲、工具化、机械化和非人化。所以说“好色”包含肉体及精神与美的结合。这似乎说明,日本有“色”传统,并将“色”上升到了艺术或者文学的高度。

  在日本最平和温良的平安时代,以描写男女情事为主的情爱文学开了先河。有趣的是,这类作品女性作者较多,她们用敏感而纤细的笔致,赋男女之情爱以高贵、优雅的气息。其中,紫式部的《源氏物语》和清少纳言的《枕草子》被并称“双璧”。

  透过许多缠绵的情节和引人入胜的风流韵事,恋母情结、家族情绪、近亲相奸、见异思迁、性错乱及无穷无尽的色欲,都被揭发出来。《源氏物语》最后达到日本文学传统之一的“物之衰”——认为在人的世界经过性的欲望和荣华富贵后,最后还是空虚的悲哀。但这一连串的意淫、肉欲和人性之无可救药,无疑是很触目惊心的。

  常在电影中看到,古旧的木屋、纸拉门,烛光闪烁,身穿和服的武士、发髻高簪,对着他的情人“哼”了一声,那女人头颈低垂到完全看不到脸,迅速地爬了过来,武士矜持地坐下……这样卑微顺从的女子可是从几百年前的《枕草子》里走出来的?宫廷女官清少纳言,婉转幽怨的感情在重重宫闱里如樱花般粲然绽放,又如樱花般颓然败落。

最新文章

热门文章

Copyright © 2002-2030 银川助孕